当前位置: 首页> 网络红人

8位女性音乐人追问爱情、年龄思考和自我价值

发布时间:20-02-22

2019年末至20☆20年初,诸多优秀女性音乐人集体发力,纷纷推出新作。“女性力量←”、“自我价值”、γ“勇≠敢”、“独特”、“真实”等均是在她们的作品中出现频率颇高的关键词,环环๑·ิ.·ั๑相扣,拥有诸多巧妙的关联。因此,新京报特别开辟“女性音乐人问答接力赛”,๑邀请李玟、周笔畅、陈珊妮、≡戴爱玲、路嘉欣、王若琳、杨丞琳、A-Lin 八位女歌手从个人作品中所探讨的某种议题出发,分别向下一位采访者提出问题,最终得到了以下或真诚有趣、或历经时光沉淀的人生答案。


李玟问周☼笔畅



作品线索:

“独特是种时尚,不去讨好谁的眼眶,我们追逐梦想,自信是我的翅膀。”

——李玟《Fancy》


李玟:你是如何成长为如今独特的“歌手周笔畅”的模样?在这些年的演艺生涯中,你想过放弃吗?


周笔ζ畅:一个人怎么样成长为▊某一个样子,·。其实背后有很多的因素,其中最重要的,大概是因为我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还是会有一定的洁癖吧。曾经我在一些商业合作灬的OST 中做过某一部分的妥协,但是我在做专辑的时候,还是会做自己真正喜☞欢的音乐,我觉得这个部分才真正让我成长为了现在的自己。至于放弃,可以说有过,也可以说没有过,因为我觉得我不可能完全退休的,做音乐还是一件让我觉得很快乐的事情。


周笔畅问陈珊妮:



作品线索:

“∈她重设自然的逻辑,她重新存在的神秘,她重写无ω常的生命,重遇自己就∪是传说。”——周笔畅《一体》


周笔畅:如果♥有平行世╜界的话,你觉得那个世界里的陈珊妮是什么身份,在做些什么?


陈珊妮:超能者。尤其是《JOJO 奇幻冒险》里,有一个名为“天堂之门”的能力,我非常渴望得到那么强〥大的超能力。


陈珊妮问戴爱玲:



作品线索:

“你要去哪里,你习惯听他和她的回音。真假新闻要你做自己,体验引导式教育。”——陈珊妮《你要去哪里》


陈珊妮:当下的人生中,唯♂一不能被剥☆夺的权利是什么?


戴爱玲:自我。在过去的人生当中,我觉得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失去自我,因为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当了歌手,然▕后在爱的人的期许下长大,从小到★大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定义是什么。直到近几年我才慢慢意识到我好像长时间没有真正认ж识自己,没有为自己而活,所以觉得这样有一点点不公平。现在的我就一直在寻找平Δ衡点,我希望按照自己真正内心的想法去做,但是我也不想身边真正爱我、在乎我的人担心我。


戴爱玲问路嘉欣:



作品线索:

“我弄丢了什么,又换来了什么,一▋个人一种离开,没有例外。” ——戴爱▌玲《失Ⅻ物招领》


戴爱玲:在截至目前的人生当中,你失去⇔过什么?现在你想过要找┕回些什么?


路嘉欣:我觉得目前▲为止,我▌的人生中失╫去的真的只有时间,因为我不太会去遗憾过√往发生的事情,或者特别想要去留住什么,所以我很少会℉觉得我失去了什么。而且,时间虽然流逝了,很多经历跟收获也相应地得到了。〆至于想要找回的?也许就是胶原蛋白吧(笑)。


路嘉欣问王若琳:



作品线索:

“我长成了我梦想中的样子吗,听到了别回答。好的或坏的,无所谓真的。” ——路嘉欣《落落大方》


路嘉欣:你长成了你梦想中的样子吗?


王若琳:我是透过音乐在成为梦想中的人。在做《爱的呼唤》这张专辑时,我有种“飘浮”在半空中的感觉,可能是ↂ随着时间的流逝,对一ⓛ些东西失去了新鲜感和自信,所以现在我心中渴望找到对作品有把握的感觉,也许这样才能称之为“梦想中的样子”。


王若琳问杨丞琳:



作品线К索:

“所以我求求你,别让我离开你,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。”——王若琳《我只在乎你》(原唱:邓丽君)


王若琳:你承认你在爱情面前是软弱的吗?


杨丞琳:我不是。我在爱情里面勇敢、强悍,我是提得起、放得下的那种人。因为我一旦发觉自己软弱,就会断然选择不要继续◥。除非是像我专辑里的那首歌《献丑》一样,遇到۞一个让我很信任的人,让我很自在的愿意向他示弱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
杨丞琳问A-Lin:



作品线索:

“︱︳致和我一样的女孩,删拾后,你会Д有答案。”——杨丞琳《删拾》


杨丞琳:人生中最想要删除的是什么阶段?最想要拾起的是怎样的自己?±


A-Lin:我好像没有什么想要删除的阶段,如果删掉了某一部分,我的人生好像就没有那么的完整,我也就不会觉得自己≦那么|︴()〔〕勇敢地走过来了。希望拾起的部分,其实是我妈妈在我小时候送的一块手表。当时妈︵妈在卡片上写道“你长大了,▉时间很快就过了,希望你可以永远的快乐。”如今我已经36 岁,再回想起来,∟才知道这块手表和这简单的几句话要提醒我的是时间的重要性∞。我会深刻感觉到,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就又要进入下一年,跟家人相处的时间也很珍贵,还好当我开演唱会的时候,他们有空的话都会来。


新京报记者 杨畅

编辑 田偲妮 校对 翟永军

上一篇: 国产歌舞音乐影视剧不是不能做,而要走对路
下一篇: 《非常静距离》金星:做女人“二十二年”什么男人没见过